当前位置: > hy >

黄冈中学为何辉煌难续(三)

文章发布时间:2015/5/28 11:20:00 来源:



美腿秀18(转)河南简史中国歧视妇女的现象由来已久手机有专门的清洗机器吗?偶尔乐乐搞笑句子幸福死了他娶了寂寞为伴,然后有个孩子叫回忆

娉婷美妇楂樻晥瀛︿範娉曪紝缁堣韩鍙楃敤锛?鍗拌薄绗旇鍗氬:鍊煎緱璁板綍鐨勬墍鏈?中国硬币收藏知识(文转)习近平为啥说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新浪微博如果把名人的付费会员粉丝数单列出来,会不会解决僵尸粉问题并增加付费会员用户数?认真履行党员义务正确行使党员权利中国太空课内幕:等于向美国发射一枚洲际导弹红糖枣泥蛋糕哪些网站专业做创意文案和营销策划?有没有什么好的思维导图分享网站?美国动作/惊悚/犯罪电影跨越死亡线真爱;不会因伤害而有怨言,不会因艰难而放手【美文欣赏】为什么努力了不一定有结果?鸡肠焙干治小儿遗尿验方,已验证有神效。蛏干烧萝卜的做法不费劲就能改变孩子的秘诀!【让成长自动发生】市面上所谓的洁面仪到底有没有效果?浅谈太极拳含胸与气沉丹田告诉你人类为什么不能永生索取回报是一种负担鍏荤溂鍙堝仴搴风殑缂ょ悍鏃惰敩鈥斺€旂倽鎷岃タ鍏拌姳读岳阳楼记、醉翁亭记有感(1)[杞浇][寮篯鏁欎綘寮€椋炴満锛屼笉鏄暀浣犳墦椋炴満鍥藉啗灏嗛蹇嗛暱鏄ヨВ鏀惧洿鍩庯細楗挎畭閬嶅湴浜洪棿鍦扮嫳美女花仙子

收入分配制度改革亟待深化【推荐阅读】人老了不要讨人嫌,有些事情必须要切记!![图文]鍖椾含鐢靛奖鑺傛渶鍏ㄧ湅鐗囨寚鍗楋細50閮ㄦ帹鑽愬奖鐗?鍏蜂綋鎺掔墖鏃堕棿美女花仙子

黄冈中学为何辉煌难续(三)

教育的“城市包围农村”现象

本报记者 陈竹 《 中国青年报 》( 2013年07月11日   05 版)

    2012年6月2日,湖北黄冈中学,光荣榜上贴着足球明星的海报。CFP供图(资料图片)

    黄冈中学昔日的辉煌,似乎在一点点远去。不少当地老师认为,优秀教师和生源的流失,是问题的关键。

    而不可否认的是,襄阳五中今年在湖北可谓一枝独秀,包揽了文理状元。为什么同样是地级市的襄阳就能留得住好教师和好学生?是黄冈中学(简称黄高)过去太优秀,树大招风,将挖人的学校都吸引过来?还是襄樊中学具备黄高没有的独特优势?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黄高老师分析:

    一是经济问题,襄阳比较富,GDP在湖北省排前几名,而黄冈是倒数前三;二是地理位置决定的流动的难易程度不同,襄阳离武汉车程四五个小时,教师都是拖家带口的,要挖到武汉,一家人搬家、迁户口不那么容易,而黄冈距武汉只要一个小时,很多老师单身在武汉工作,周末回家。从武汉去南方也很方便,高铁四五个小时就能到广州、深圳。同样的,很多优秀学生也被吸引到了距离黄冈不远的武汉的高中。

    为什么要离开 地区间差异实在太大了

    在市场经济的大潮面前,黄冈中学面临的最大考验就是教师的流失。学校负债,投入有限,教师待遇上不去,与此同时,深圳、武汉的高中趁机开出高薪挖人。

    1994年,黄冈中学举办90周年校庆的消息,在当天的新闻联播中排在第五条。也是在那一年,时任校长的曹衍清开始烦恼:来了很多考察团,名义上是考察,实际上则是动员老师到南方去或到武汉去。

    为什么要离开呢?用一位“出走”教师的话说,地域的差异实在太明显了。从黄冈中学出去读书的学生,也有同样的感受:在以往12年的学习中,他们似乎在起跑线上就输给了大城市的同学。

    时至今日,仍然能从这所学校的一线教师身上感受到一种特殊的情怀。这里的大部分教师都多多少少有过被“挖”的经历,他们当中有的离开,有的仍然坚守着。

    “老黄高之所以取得那样的成就,就是因为教师团结奋进的精神。在这里教书不能追求位置和金钱,如果看重这些东西,就待不下去。”数学特级教师王宪生记得,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两任校长田忠杰、张庭良从校长岗位退下后,还一直在校园里住着;而90年代以后的几任校长离任后,都无一例外地去了南方。

    在他的记忆中,对于老黄高的教师来说,“校就是家,家就是校”。2012年,1992届毕业生举行毕业20周年聚会时,学生纷纷提到,上晚自习总能时不时听见走廊上传来老师清脆的皮鞋声,因为老师都住在校园里的教工宿舍,吃完饭没事就会到教学楼里逛逛。

    十几年前教师的敬业和团结,也让1998届毕业生刘剑记忆犹新。令他最难忘的是集体备课制度。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黄高的教师在备课时就不是各自为战,而是以教研组或年级为单位,共同研究怎么写教案,怎么上好课。每个老师带到每个班的教案都是相同的,教学方法是集体智慧的结晶。

    王宪生觉得,在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林强、王崧、库超等人拿到国际奥赛奖牌后,“那时的兴奋是集体性的,荣誉不是属于一个老师的。”而在竞赛主教练制形成之后,“荣誉开始集中到少数人头上,集体拼搏、与学校共荣辱的氛围慢慢淡了。”和现在相比,“上世纪90年代的贫富差距不是很大,在这待着也不感觉经济上有什么困难。但不得不承认,地区之间的差异现在越拉越大”。

    到南方去,到武汉去 金牌教练大量流失

    王宪生归纳起老师流动的去向,先是“到南方去”,然后是“到武汉去”:上世纪90年代末到本世纪初,老师主要前往广东等沿海地区;2006年建新校区以来,“往武汉跑的多了”。数学组总共也就30多个老师,前前后后走了十多个,而且多数都是三四十岁的骨干教师,甚至是特级教师。

    “老师的心态发生变化,应该和中国地产的兴起同步吧。”刘剑1998年毕业后还和教自己的老师保持着联系,却发现在2000年左右,“他们一批一批地走了”。他觉得这很正常,“老师也是人,人往高处走,要为自己和家人奋斗打拼。”

    “金牌教练”成批地去往南方、武汉、东部沿海城市,给新学校的竞赛成绩带来了繁荣。在武汉,竞赛成绩独占鳌头的两所高中——华师一附中和武汉二中,竞赛教练都不乏黄高教师的身影——武汉二中的数学竞赛主教练肖平安、化学竞赛主教练施辉国,华师一附中的数学竞赛教练方牡丹等,均为“黄高出产”。2004年,黄高的物理竞赛教练姚学林去了深圳中学之后,实现了该校在物理竞赛奖牌上零的突破,至今他已经带领学生拿到了3块国际奥赛金牌。

    “只要在黄冈待过的都值钱。”黄冈市教育局长王建学说,从上世纪90年代到2010年的20年间是教师流失最严重的时期,黄冈的所有学校都在遭遇高薪挖人。在基础教育阶段,教师流失的高峰时期,一年要流失320人,现在每年约150人。“究其原因,一是经济差距大,二是激励政策没有跟上”。

    对比他读书的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黄高集结了全国各地的优秀教师。当时正是知识分子大交流的年代,很多教师是优秀的“老大学生”,他的班主任是福建人,数学老师是广东人,语文老师是鄂州人。

    黄冈中学校长刘祥认为,教师流失的高峰期是在1995年~2005年,也是我国几乎所有高中的入学高峰期,全国的高中规模普遍扩大了几倍,学生数量随之剧增,黄冈中学就由一届6个班扩大到了22个班。在这段时间里,湖北、湖南、安徽等地普遍出现教师由欠发达地区向发达地区流动的现象。

    “国家政策本来就鼓励人才流动,这是一种正常的现象。”刘祥表示,“很多人觉得跑掉的鱼都是大鱼,其实不一定走的人就是最优秀的,留下的人就不优秀。当初也有很多人来找我,我就没有走。”

    在眼界知识面个人能力上都落后于大城市的同学

    一名到武汉教书的黄冈中学教师不愿意过多地谈自己“跳槽”的原因,但他承认,武汉和黄冈的差距是明显的,比起武汉那所高中向他提供的住房及优厚的待遇,“即便只是为我的孩子考虑,在武汉也能够让他接受比较好的教育”。

    体会到地域差异的不仅是教师,还有从黄冈中学毕业的学生。农村学生很难与大城市的“超级中学”学生站在同一起跑线上,即便是参加奥林匹克竞赛培训的费用,对他们中的许多人来说都是难题。今年入选物理竞赛国家集训队的廖忍就是一名贫困生,父母均在外地打工,有几次培训费都只能由学校或老师私人赞助。

    2012届竞赛班“9班”的一名学生归纳出班里同学的特点是“不太爱说话,喜欢做题,比较文静”。在9班,农村学生的比例远高于别的班级,每一届至少有一半以上的学生家庭贫困,父母则大多在外打工。“可能是因为农村学生特别能吃苦,而搞竞赛正需要这种吃苦精神。”物理竞赛教练曾献智这样分析。

    而即便是黄冈中学最优秀的学生,在进入大学后也会感觉到自己与大城市学生的差距。比起物质上的差距,综合素质上的距离更加明显。去年毕业的司文哲(化名)就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在参加北大自主招生面试时,他感到有些底气不足,因为发现自己“接触到的东西太少,眼界不够开阔”。而来自北京四中、人大附中这样的名校学生则往往在初中、高中阶段就周游各国,参加五花八门的社团活动和社会实践,英语口语也比自己流利得多。

    在通过竞赛保送北京大学后,经过近一年的学习,他觉得专业课“完全没有难度”,但在哲学、计算机、英语和一些通识课上却感到吃力,“从小学开始都是机械化的学习多,在眼界、知识面、个人能力上都落后于大城市的同学。”

    一所985大学在湖北的招生老师也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在近几年的招生面试中能够明显感觉到,城市学生与农村学生的差距越拉越大。“我们心里也很矛盾,教育的本质是培养人才,但大城市学生的综合素质和知识面的确要好得多,我们总说要实现教育公平,但公平和进步永远是一对矛盾。”

    黄蔚然(化名)正在读高三,他来自黄州城区,家庭条件并不算差。在浏览黄冈中学的竞争对手、湖北省“超级中学”华师一附中的网站时,他注意到网站上方,最醒目的是国际留学实验班的招生宣传广告。而黄冈中学的网站上,大力宣传的仍然是高考与竞赛成绩,每年出国的学生屈指可数。出国市场显然还没有在这个城市里发展起来,大型留学机构也未曾将触角伸到黄冈这样的小城市。

    对于大城市的高中生来说,高考可能已并非首选,越来越多的优秀学生通过自主招生进入名校,或者选择直接出国读本科。但对于大多数家庭贫困的农村学生来说,高考仍然是唯一的出路。在这个每月3000元已经算是高工资的城市,听记者说起SAT考试的花费后,黄蔚然吃了一惊:“出国对于我们学校的绝大多数同学来说,想都不敢想。”

    这里的大部分同学除了苦读没有其他的出路

    上世纪90年代后期在黄冈中学读书的郑家豪记得,当时的普通班里,农村与城市学生的比例约为2∶1;9班的农村与城市学生的比例则是7∶1。2001年,一篇名为《黄冈中学:我的地狱生涯》的帖子在网上被炒得火热,文章作者“西门吹雪”控诉黄冈中学是“应试教育的地狱”。郑家豪和他的同学们读到文章后却都很不以为然:“这不是学校的错,因为在黄冈中学,大部分人除了苦读,没有其他出路。”

    一名目前在美国从事科研工作的黄冈中学2000届毕业生,在一篇叫做《黄冈记忆》的文章中将黄冈中学的学生形容为“出身草根,天资聪颖,又刻苦勤奋——拼得出足够优异的成绩,经得起层层的选拔,是他们改变人生命运的为数不多的选择之一。”

    他在文章中写道:“在成绩波动时,老师通常会这样宽慰你:‘想想你们的父母,即便旱涝歉收,他们的庄稼还得年年种。’家庭背景让我们没有退路,必须奋发努力,否则3年后,面临着又将回到田野间和父辈学习耕耘。也正因为如此,黄冈中学的氛围是非常单纯的,只比成绩,没有其他。”


冬天就要到来了,不知道各位热爱手工编织的妈妈们有没有尝试制作一些漂亮的手工编织帽子送给自己的宝宝,让宝宝在冬天到来的时候能够被温暖所包裹。我们都知道,冬天的时候,宝宝的头部最害怕的就是受到寒风的侵袭,妈妈们常常会给自己的宝宝带上购买来的保暖帽。但是毕竟从外面买来的帽帽常常都是机器加工制作而成的,不但使用的线本身可能质量参差不齐,最重要的是可能我们都无法找到自己喜欢的颜色或者是样式来,如果遇到这样的

冬天就要到来了,不知道各位热爱手工编织的妈妈们有没有尝试制作一些漂亮的手工编织帽子送给自己的宝宝,让宝宝在冬天到来的时候能够被温暖所包裹。我们都知道,冬天的时候,宝宝的头部最害怕的就是受到寒风的侵袭,妈妈们常常会给自己的宝宝带上购买来的保暖帽。但是毕竟从外面买来的帽帽常常都是机器加工制作而成的,不但使用的线本身可能质量参差不齐,最重要的是可能我们都无法找到自己喜欢的颜色或者是样式来,如果遇到这样的



广告专栏

不存在相应的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