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hy >

历史上公公与儿媳乱伦的“扒灰”故事

文章发布时间:2015/5/27 6:50:07 来源:



两岸学子作文赛文风大不同·每日商报【音画欣赏】2015红歌经典《洗衣歌》引导学生自学语文牛肉汤的做法大全足浴养生又益寿

婚姻的目的和意义礼仪——交际的含义钩针:地板鞋中国最美空姐-项谨ipad屏幕色彩问题,兼容摄影软件问题,兼容外置储存设备问题?最新校园小说【书架丛书】快乐生活一点通20111126在家健康吃火锅相思风雨中【情感美文】对“四查看四防治”专项行动进行安排,怎样使窗口每次打开都是最大化的行者武松缘何葬于西子湖畔很简单的驱杀蟑螂方法100道经典化学题巧解我要在微信公众平台上做生意,就是把二手物品放在上面卖。有相关策划或者相关的新闻范文吗?天天炫斗如何战力破5w?神木近半年失踪跑路老板达200人雷正西批“害群之马”纪念对越自卫还击作战三十三周年:永远不要忘记他们——边关军魂閲嶇棁鑲屾棤鍔涙为何新疆是重中之重?关乎中国西部大战略人到中年须具备的修养!最后一条居然是…v版有锁4s卡贴能用联通3G了吗?论领导者的“点”思维眉宇朱砂,问剑天下超市或者百货自营商品的采购、结算流程是怎样的?现代环境之煞气与解法

NSK W4009C-17PSS-C5Z12

NSK W4009C-17PSS-C5Z12

 

了凡四训-学命理者必读[全套]初中英语中考复习资料(超全语法、词组、句型、作文及知识点大全)腹泻时饮食应该注意什么?现代环境之煞气与解法

中国是一个有着数千年悠久、灿烂、丰富的历史文化的文明古国,中国的语言文字非常发达,这是别其他民族所难以企及的。所以,外国人学中文比中国人学外文难得多了。举几个简单的例子,“好高兴”和“好不高兴”都是“高兴“的意思,“贼漂亮”就是“很漂亮”,“媳妇”有些地方指自己的老婆有些地方指儿子的老婆,“狗日的”又是啥意思。——呵呵,你叫外国人怎么来学啊?你叫诺贝尔文学奖评委那些老家伙们怎么看得懂啊?(也许有人会说,既然如此,为什么中国当代文学在世界地位并不高?这是另一个话题了,这里不多讨论。)

中国人喜欢把一些不方便直接说出来的话题,会用另外一个含蓄的、形象的词来表达,但由于日积月累,已经约定俗成,所以大家都明白。又因为它们大都流传时间很长、地域很广、诠释太多,所以其中甚至带着久远的、很文艺的典故,有一段甚至多段、多个版本的精彩、复杂故事,完全可以写篇很长的文章,甚至还可能要写本书、拍部电影、编个戏剧来才能讲清楚。去世是“宾天”、“驾崩”、“薨”、“殁”、“大去”,上厕所是“解手”、“出恭”,女人来月经是“老朋友”、“大姨妈”、“例假”,慈禧太后的月经带被称为“骑马布”,男子同性恋是“断袖”、“龙阳”、“分桃”、“后庭”,公公与儿媳妇乱伦、发生性关系是“扒灰”(有些地方也写成“爬灰”),等等。

在古代,儿媳或因丈夫久出(经商、做工、赶考、出征等),或因丈夫英年早逝,携有幼子不便改嫁,或因迫于公爹淫威、或自己也有性方面需要,与公爹通奸之事常有,穷苦人家有此事,大户人家则更多。当然,今天全国各地也有,但以农村居多,因农村人没那么多讲究,且农村的居住条件也不如城里,加之这些年农村青壮年多外出打工,留守妇女难免与公公苟且。这种事当然容易引起家庭纠纷。有些孝顺的儿子,就睁只眼闭只眼了。有时候媳妇怀孕了,只好送快递叫儿子回家,“家父重病,儿速回”,否则无法向街坊邻居交代。

关于“扒灰”,我们知道最著名的就是迄今中国最伟大的小说《红楼梦》里的那句:贾府老仆人焦大说:“每日家偷狗戏鸡,爬灰的爬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我什么不知道?”“扒灰”指的就是贾珍贾大爷与他儿子贾蓉之妻秦可卿之间的男女暧昧关系。

另外,我的老家湖南还有个花鼓戏叫《扒灰》,各位今天在网上可以搜索到它的视频。不过,湖南方言很特别很难听懂,听不懂的就感觉不出它的特别味道来。就像当年奇志、大兵二人用湖南方言讲相声,虽然很精彩,却走不向全国一样。南方其实有许多伟大的文艺,包括小说、戏剧、歌曲、曲艺、影视等,但是就因为方言的障碍,没法在全国流行和火热。导致现在说到地方文艺几乎就是东北文艺的代名词、就是赵本山的代名词,太可悲了。比如粤语,比如上海话,比如湘方言,有些文艺作品其实必须用它们来表现才最为出彩。

由于我上面提到的这些原因,对“扒灰”一词的来历,也有许多个故事传说。

第一个说法是,某寺庙里烧香的炉子里,焚烧的锡箔比较多,时间长了形成了大块,和尚们就扒其出来卖钱用。后来住在庙旁的人知道后,也来炉子里偷锡。因为锡、媳同音,就引申为公公与儿媳偷情的隐语。

另一个说法是,民间锡匠在给人做锡壶时,清理型砂的过程中故意多刮下来一些锡,然后藏在炉灰中。现在打金银首饰的人,也采用这种手法去偷顾客的余料。这种手法比起一些正当的工匠来说,的确有些不光明正大。同样,锡、媳同音。

这两个说法,说到底都是来自古籍《吴下谚联》。其中解释说:“翁私其媳,俗称扒灰。鲜知其义。按昔有神庙,香火特盛,锡箔镪焚炉中,灰积日多,淘出其锡,市得厚利。庙邻知之,扒取其灰,盗淘其锡以为常。扒灰,偷锡也。锡、媳同音,以为隐语。”《辞源》亦沿用此说。

明人冯梦祯则在其《快雪堂漫录·书王文旦事》里指出:公公与儿媳通奸,俗呼麀为扒灰。”“即母鹿,古代将父子共一女的乱伦称为聚麀。《礼记·曲礼上》写道:夫唯禽兽无礼,故父子聚麀。经学家郑玄注解:聚,犹共也。鹿牝曰麀。

清人李元复又说,爬行灰上则膝污,谐音,故扒灰污媳之隐语。看来,在这个解释里,“扒灰”是爬灰之误,“爬灰”便更加准确了。

还有一个说法是,过去一些地方有个习俗,儿媳每天负责打扫炉灶下的灰烬。公爹意欲与儿媳有情,便在炉灶灰中或藏点金银首饰贿赂她,或藏情书或情诗挑逗她。待儿媳扒灰时必然看到,若有意则必然有所表示,于是形成通奸之事。现在好像有些地方还有这个扒灰的习俗,但已与公媳乱伦无关:往往是在年轻夫妇新婚翌日早上,公公或婆婆把一些红包放于尿罐旁、笤帚下、炉灰中,新媳妇起床后要做点倒尿罐、倒炉灰、打扫院子什么的家务活,自然就收获红包。不过现在只是演变成一种结婚习俗,新媳妇倒不见得真正去干什么家务活了。

那么,中国历史上有哪些著名的公公与儿媳乱伦的“扒灰”故事呢?

撇开前面提到的《红楼梦》里的故事不论,因为那是虚构的小说。历史上有记载的最早扒灰者,当属春秋战国时期的卫宣公。他老人家半路打劫,把本来是儿媳的宣姜纳入自己后宫。而最著名的扒灰者,当然还是唐玄宗唐明皇李隆基了。众所周知,其宠妃杨玉环原本是他儿媳。由于扒灰这事毕竟是为人所不齿的乱伦,所以杨玉环入宫前还当了几天道姑以掩人耳目。与他相对应的是唐高宗,他刚好反着来,把父亲的小老婆武则天搞到了手。为掩人耳目,武才人也是先到庙里当了几年尼姑。李唐王朝的男女关系就是如此混乱,难怪后人要说“脏唐臭汉”了。因为李唐先祖有胡人血统,再说那时礼教尚未盛行。

还有三国时期著名的“三曹”,曹操、曹丕、曹植父子仨,都爱上了同一个女人——有夫之妇、袁绍儿媳甄宓甄氏。后来在攻打邺城时,曹丕捷足先登,将甄氏据为己有,登基后还封她当了正宫皇后。有一个问题是:曹孟德在去世之前,是否逮机会对儿媳行过“扒灰”之举呢?

网上关于“扒灰”还有一个古代某屠夫的故事,情节倒是非常曲折、精彩,但过于龌龊、下作,属于“三俗”的范畴了,所以这里不引,你们自己去找着看。

另外两个典故则与宋代两大文豪——王安石与苏轼——有关。

关于王安石与儿媳“扒灰”,版本很多:

一则,据说宰相王安石的儿子是个傻子,而且死得很早(据说是溺水而亡),他的儿媳很漂亮(而且还说得有鼻有眼的:名唤惠儿,才貌双全,不光长得沉鱼落雁、天姿国色,且诗词歌赋、琴棋书画无所不精),而王安石的老婆也死了,于是他就在家里的香炉灰里埋了一首情诗(什么诗,没明说),儿媳在上香时发现了,也和诗一首埋在香炉灰里,于是两人走在了一起。显然这两人都是在“扒灰”了。

二则,王安石的儿子死后,他给儿媳在后院另盖了一个房子居住,可能是担心儿媳红杏出墙,经常去监视。儿媳误会了,在墙上题诗说:“风流不落别人家。”王安石见到后,用指甲把这句诗抠掉了。因为是石灰墙,所以说是“扒灰”。

三则,王安石中年丧偶,日子冷清。有一次走过年轻漂亮儿媳的房间,看见她睡在透明纱帐的床上,胴体半裸,春色无限,极为性感媚人,眼球不由得为之发光。王安石毕竟是诗人,于是在充满灰尘的墙上写了一句:缎罗帐里一琵琶,我欲弹来理的差。写完后躲在一旁观察儿媳的动静。儿媳看到公公在外面鬼鬼祟祟的,于是出来看他在墙上写了什么;一看到他留下这样的词句,当即明白是什么意思,于是在公公的诗句后续上一句:愿借公公弹一曲,尤留风水在吾家。王安石看见儿媳的诗后,正暗自高兴,没想到这时儿子出现了,于是赶紧用袖子去擦拭墙上的字迹。儿子奇怪,问老父在做啥。王安石说,在扒灰。

四则,故事情节大同小异,但是两人的诗句略为有些不同:或者“青纱帐里一琵琶,纵有阳春不敢弹”;“假如公公弹一曲,肥水不流外人田”。或者朝归来日影斜,牙床横卧一琵琶”;“何不抱怀弹一曲,玉音不落外人家”。或者“月儿弯弯照窗纱,象牙床上卧玉马;有心上前试马力,又恐马嘶惊别家”;“月儿弯弯照窗纱,鳏寡凄凉度年华;双飞双栖何不为?闲言碎语别管它”。

至于苏东坡苏大学士与儿媳的“扒灰”故事,同王安石的这几个版本内容基本相似,估计都是一个人或先后几个人杜撰的,时而放在王安石的头上,时而放在苏东坡的头上,所以这里就不重复了。

也就是说,关于王安石、苏轼两大文豪与他们儿媳的所谓“扒灰”故事,其实都是后世文人无聊,捕风捉影,编造了这么一些传说,来强加在他们头上,作为昔日文人墨客的风流韵事,以资平时茶余饭后的笑谈。虽然无伤大雅,但毕竟有损先人荣誉,与诋毁无异,人家根本没这回事。(不过也有人认为,俗话说无风不起浪,又说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他俩难道真的一点这种事都没有?那后人怎么能编得如此之好?呵呵,谁知道呢!)

编造这些故事的后世文人,基本上是明、清两朝的。那个时候“扒灰”这个俗语已在社会流行,而民间公媳“扒灰”的传言也不少。再说当时色情小说泛滥,其中各种各样的变态性爱描写花样翻新,而公媳乱伦这种颇能刺激感官的情节尤多,著名的如《痴婆子传》等。


putongVideo

putongVideo



广告专栏

不存在相应的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