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hy >

孩子从小听(学)两种语言,他会更喜欢说其中某一种吗?

文章发布时间:2015/5/27 8:09:30 来源:



孤烟暮蝉:谁是最后赢家纪录片《中国古树》是宁得罪君子不得罪君子,所以隐忍着,还是给他一击,让他知道自己不是软柿子,不好欺负?(北宋)苏轼行书《春中帖》高清大图猪八戒的作风问题

世界经典名言大全:论生命冬季养生防感冒按摩方法治鼻炎羊肉的做法大全新司机第一次跑长途,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君子之交淡如水,小人之交甜似蜜:《明心宝鉴》交友篇24条黑洞或是宇宙生命元素來源?推荐一款视频拍摄中音质好的手机?了凡四训-学命理者必读历史顺口溜煲粥技巧美国拍的<<上甘岭>>三大跨国石油公司艰辛创业路Let'sknitseriesNV80109----小清新服饰哲理小品:拴大象的细绳子[鎼炵瑧鍥炬枃]娣墠涔愯叮澶歔43P]社会资本可以申办营利性或非营利性医疗机构是否会导致私立医院大量出现?銆愪含鍓у奖瑙嗐€戠粡鍏稿墽鐩眹缂栫浜旇緫锛?lt;201--250閮?gt;讲授过度现象烹饪使用厨房四大调料窍门涓€浠跺皬浜嬪鑲濊剰鏈€鏈夌泭700句古代名人名言经典词句经典诗歌(二)纯子音乐播放器汇集〔2012.11--2015.2〕808辑蓝精灵-黑枕王鹟【极品美图】濠氱ぜ涓绘寔璇?给力年夜饭--12款美味饺子做法(翡翠白玉饺)

露一小手:家常酸菜鱼做法【钩针】回眸---七分袖开衫大海的等待给力年夜饭--12款美味饺子做法(翡翠白玉饺)

相关问题:


假设在环境影响基本相等的情况下

网友回答:


孩子从小听(学)两种语言,他会更喜欢说其中某一种吗?本回答基于不完整的变量控制进行讨论。一个比较完整的变量控制讨论可以参考 @Banana 的回答,以及她的坑填完了!

就一个完美平衡的理想态来说,也就是如果一切环境影响几乎相等的话——也就是说在极端情况下,孩子的父母说不同的语言,父母分别用自己的母语和孩子对话,并且孩子不出门,不看电视报纸,每天只和父母对话同样长的时间,并且和父母的关系相同亲近——孩子不会倾向于任何一种,他将对父亲说父亲的母语,对母亲说母亲的母语。
但是很显然这样的极端平衡是几乎不可能存在的,必须依靠极为精密的控制才能做到,而且中间会出现各种奇怪的偏差(我在后面会举一个例子)。
有些孩子会因为一时间的喜好而偏向于集中使用某种语言,在这个“犯病期”过去之后再切回来;也有的孩子会保持较为平衡的双语。但是这些都还没有考虑孩子进入社会化环境之后的情况——进入社会化环境之后,题主期盼的“环境影响基本相等”大概就完全不存在了吧……

当然,最终的结果必然倾向于此:哪种语言在局部环境里占优势,孩子就更倾向于说哪种语言。但是这一句话里面所包括的信息,远不止“哪种语言听着高端洋气”那么点。
在这句话里所说的环境,其实是个更为复杂的概念,它包括家庭环境和社会环境,可以是家里父母之间的语言习惯、父母对孩子的要求,但是更容易影响小孩子的,其实是周围同伴、电视节目、外界环境(学校、日托中心、游乐场等)的语言习惯。而占优势也并不仅仅是“社会地位”占优势,还包括应用人数、表达方式、生活习惯的占优势。一个典型的问题就是双言制社会下(如香港、新加坡、瑞士)的家庭交流往往用所谓的“低言”进行,即使在学校、工作场所大家都在用“高言”——这就不能说是谁“社会地位高”就用谁了;相反,家庭交流里会回避“社会地位高”的语言。
在使用中倾向于局部环境中较为优势的语言,不仅大人会做,小孩也会做。因为他们的语言活动都在环境优势语言中完成,所以在提及这些活动的时候也会以优势语言描述——前提是父母都听得懂——这样不是很方便么?小孩子也是会偷懒的。在一个多语家庭里,甚至于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小孩子和母语A的人在一起玩了一天,回来会用A语言来叙述自己的活动,和母语B的人在一起玩了一天,回来则会用B语言来叙述自己的活动。只要方便就可以。
但是,和大人一样,小孩子也是会看人下菜碟的。如果和他们交流的人只会他们的弱势语言(比如在美国出生的华裔二代和他们的祖辈交流),那么他们也会选用对方唯一掌握的语言,即使那是他们的弱势语言。他们会根据周围人的能力和喜好换用自己的语言,并且也会连带着影响到自己在其他环境下的语言(比如对父母描述和祖辈的活动的时候)。
更有甚者,有孩子会在年纪稍微大点(小学-中学)之后选择更适合表达冲动情感的语言,比如用这种语言来惊叹、称赞、喊叫、骂人,但是用另外一种语言来冷静地说话……
想要量化“更喜欢说哪一种”,实在是太难了。

最后举几个有趣的个例,作为不同环境下双语小孩的语言选择:
1. 我导师一家。我导师是波兰人,在英国生活了二十多年,丈夫是英国人,两人有一个女儿,现在上中学。我导师认真地教自己女儿波兰语,女儿和母亲对话的时候也会用波兰语,但是根据我导师的说法,“她说不好时态”,说着说着就又回到英语上去了。
2. 我小姑一家。小姑和小姑父都是第一代美籍华人移民,有两个孩子。小姑的母亲(我婶奶奶)生前在美国照看两个小孩,她不会说英语(当年外语都是俄语),所以只会用汉语和孩子们对话。根据我小姑的描述,在婶奶奶还在的时候,两个孩子的汉语水平还可以,但在婶奶奶去世之后他们的汉语水平直线下降。现在在家里,小姑和小姑父对孩子说汉语,孩子拿英语回答。我和小孩之间都直接说英语了。
3. 我大姑一家,大姑是上文所说小姑的亲姐姐,和大姑父都是第一代美籍华人移民,有两个孩子,大女儿已经上了大学。我这个表妹现在基本都说英语,但有趣的是她对我们家里人的称呼全都是汉语,她叫我小姑“小姨”,叫我“表姐”,然后后面聊天全都用英语……
4. P老师,我硕士时的老师,也是我一开始就说的要举的个例。她是西班牙人,她丈夫是挪威人,在家里严格实行多语环境:她对孩子说西班牙语,她丈夫对孩子说挪威语,夫妻之间说英语但是坚决不对孩子说。孩子在家也严格遵循多语的规则:对妈妈说西班牙语,对爸爸说挪威语。这估计是题主一开始想看到的结果吧…………不。我们去年上课的时候,P老师一脸好笑地和我们说,他们一家去夏威夷旅游,孩子在飞机上用流利的英语跟空姐要果汁喝;这是她第一次知道自己的孩子竟然会说英语……

没有完美的双语环境。只有在双语环境里不断摸索的孩子们。
以及,语言学家的孩子可真难做啊……

21/06补充一句:
人可以有多个母语。如果小孩子自出生起接收相近强度的双语引导的话,会形成同步双语(simultaneous bilingualism)的现象;在儿童同步双语里,出现code-mixing是很正常的事情,并不是语言机能有问题。
昨天这边bilingual networking的集会,听了一个报告,里面提到,如果在3岁之前双语其中一种的接收强度达不到40%的话,这种语言就无法作为同步双语的一种发育完全,也就是像 @Banana 说的那样在后期慢慢退化。所以双语教育一定要保证强度啊。显示全部


答友:

谢 @Chris Xia喵我过来,同时也要向之前的 @Albertini小朋友喵我未到草草点赞说抱歉。不巧我这星期开始做实验,我手头已经攒了三个喵了,我能回答一定尽快回答,这不午饭就吃了一个kebab节省了二十分钟估计能勉强挖个坑。


————————————挖坑不答完的人本来是应该吊打的————————————————


无奈这个问题太有趣+好不容装上真正的本行,我一定要赶过来挖个坑。请大家在心里默默吊打我。


这个问题是我答题到现在为止最喜欢的问题,问得很专业(切入点相对较小,限制了条件变量):【孩子从小听(学)两种语言,他会更喜欢说其中某一种吗?】基本上概括了第一语言/第二语言习得领域一个系列的研究方向。我觉得现在大家姿势涨的都很快,语感也都挺好,身边例子貌似也不缺,所以我这个坑情有可原的地方就在于,我准备给大家提几个思路(同好们可以顺着这几思路切入一下,回头我杀回来取长补短把坑填了大家皆大欢喜)


切入点:

1. 孩子(想一想孩子的年龄限制在哪里)

2. 从小(想一想语言学系的起始点在哪里,以及有没有可能在这一起始点两种语言同时出现)

3. 喜欢(什么叫做喜欢,是【倾向】(哪个说起来方便)还是【态度】(哪个说起来感觉良好))

4. 假设在环境影响基本相等的情况下(可不可能出现环境影响基本相等的情况,大多数情况是怎样的)

5. 环境影响(除了环境影响,小孩子学说话还有什么影响?)


目前得票第一的 @高思畅 先生的答案,回答了我上述第3点的一种可能性,就是【态度】。Language attitudes简直可以单独开一门课了,这里有一个更有意思的问题:小孩子一定会沿袭成人社会的语言态度吗?再挖深一点,语言的态度说白了是对说某种语言的社会群体的态度,那么小孩那么小小年龄就形成对社群的感知了吗?

这个答案得票第一我不反对,因为有趣,大家看起来爽,本质上也不错。但是有一点不合适的是,高先生没有限制自己的论点的适用范围,可能性的强弱,形成一个过强的论述。什么叫过强的论述,就是没有足够的论据来支撑你的论述,把可能说成极有可能,把极有可能说成绝对,把部分说成全局,大家应该能领会我的意思了。所以从这个层面来讲,这个题如果要我来看,这么答不合适。


————————————我会回来的!!!祝我见导师顺利!!!—————————————


这两天没填坑我也回答了一些很有意思的问题为我顺利填这么大一个坑做好了充足的准备,大家瞅一眼:母语水平决定了外语水平吗?他们之间的关系是怎样的?http://www.zhihu.com/question/21981084/answer/27058229


这两个答案的主要内容概括起来有以下几点:


1. 人类学习语言是有关键时期的。关键时期假说Critical Period Hypothesis 主张在过了关键时期的分水岭之后(现阶段我们不能确定分水岭的确切时间,也不能确定在这期间都发生了什么,但是可以确定的是这个分水岭是切实存在的)再开始学习一门语言,那么这门语言的水平将无法达到母语者的水平,也就是精通;


2. 显性学习机制和隐形学习机制(Explicit/implicit mechanism),显性知识和隐形知识(Explicit/implicit knowledge)。

语言分为习得学习,而任何人的母语都是习得的,而且我们每个人的母语水平都是一样的。【习得】是自发的自然的 spontaneously, 涉及到隐式学习机制(implicit learning process),【学习】是刻意的有意识的 consciously,涉及到显性学习机制(explicit learning mechanism)。研究语言习得的学科叫做第一语言习得 First Language Acquisition,研究语言学习的学科叫做第二语言习得 Second Language Acquisition

而显性知识和隐性知识也很好理解,显性知识就是你知道你知道的知识,隐形知识就是你不知道的你知道的知识。显性知识是冰山在海平面上的部分,而隐性知识是冰山在海平面下的知识。大家花一分钟回想一下,汉语语法你能说得出几条?你说不出是不是意味着你不知道怎么讲话?这么一想,就明白了。

显示全部


答友:目前为止, @Chris Xia 是从双言现象(dialossia)的角度来解读这个问题的。 @高思畅 提供了一个从社会地位(social status)或者说对语言的态度(speaker's attitude)的角度来切入的。 @Banana 妹子提供了很多角度,请着重看他转码(code-switching)和双语主义(bilingualism)方面的东西。
-------------
tl;dr版本:对于一个社会群体来说(二代移民),同样的一组语言在不同的情景下可以产生不同的转码特征。对于个体来说,同样的处于一个社会群体里面,个体的转码特征也是不一样的。对于某一个特定对话来说,同样个体之间的对话也可以有不同的转码特征。

--------------
背景知识:
不谈什么层次,就谈语言现象的是耍流氓~

下面把这三层按照我的理解讲一下:
社会群体方面比较容易理解,在家的转码特征跟在中文学校的转码特征可以不一样。
个体来说,A可能对父母所说的语言认同感多一些,B可能对外部环境的主要语认同感多一些。极端一点,有拒绝说父母所说语言,仅用外部所认同的语言进行回答。背后所可能包含的原因很多,请勿武断下结论:外部环境对其他语言的态度(与同辈人融合的压力等),父母对子女语言教育的态度,父母自身的经济地位和受教育程度,父母和子女的关系状况等。
@高思畅 提供了很多例子。

匈牙利语– 英语
Myers-Scotton 2001:15
1-母 Várj csak, ne kelj fel.
(匈牙利语)等着,别起来。

2-子 Limonádet csinálok.
(匈牙利语)我要做点柠檬水

3-母 Tudom, hogy inni akarsz, majd én adok.
(匈牙利语)我知道你想喝点东西,我去给你拿一个。

4-子 Csinálj limonádet
(匈牙利语)做柠檬水吧。

5-子 I’m gonna get the ingredients. I know how much sugar I want in the lemonade.
(英语)我要去拿材料。我知道自己想要在柠檬水里加多少糖。

7-子 (Lifting bottle of water) Oh, my God. Let me just do it by myself.

{拿起一瓶水}(英语)我的天啊,就让我自己来行不行。

8-子 (Spilling water on bench top) Ah! Sorry, sorry!
{把水洒到椅子上了} (英语)啊!对不起,对不起!

9-子 Nagyon nehéz volt ez. Bocsánat.
(匈牙利语)水瓶太沉了。对不起。


具体到个体在对话方面的不同转码特征,有一个很有意思的例子:
– 对话取自居住在美国的家庭
– 每个个体都会说英语和匈牙利语
– 父母互相以匈牙利语交流,并希望保持子女的匈牙利语水平
– Kristóf (小男孩) 对父母说匈牙利语, 在家之外说英语, 对他妹妹也说英语

对话内容:
从一开始用匈牙利语跟母亲对话,到宣示自己可以自己做柠檬水的时候用了英语,搞砸之后换回匈牙利语道歉。这基本能说明同一个个体不同情景下的不同转码特征了。

所以,在3的情况下,孩子是不是会更喜欢说其中一种语言,取决因素太多了。仅仅说孩子喜欢说占优势的语言有点过于笼统。
----
答案结束。

个人观感:越有身份认同危机的二代移民,越不愿意跟父母说同样的语言。我的一个波兰裔朋友在家全部说波兰语,老婆也想娶波兰人。同为波兰裔,他说有的二代移民就是只说英语。华裔方面,我自己接触的新移民的后代(大陆),大多经历了一个“拒绝-思考-再接触/全面抛弃”这样一个过程。对于汉语方言和普通话的关系,大家本身就很熟悉了。很多时候不是仅仅的子女就说优势语言,认同感和看人下菜碟等等因素都存在。
当然了,这些是十分十分武断的观察。所以没放在答案里面。

V1.3显示全部


答友:会的。和两种语言的社会地位有关---或者哪一种语言的使用更能代表自己的身份。比如我们从小在家里先学会方言,在幼儿园小学学会了普通话,当爷爷奶奶来学校接自己的时候,他们满口方言,自己是不是觉得小朋友听到会笑话?包括在家里尽管全家人都说方言,自己还是说普通话,心理多少有些炫耀的成分--我比你们洋气。 这是语言的社会地位带来的影响(这是一个例子,不是一个universal truth,不同的方言区有不同的现象)。还比如我上大学的时候,我是在上海上的大学,上海同学在一起,尽管有很多外地同学在,也尽管他们知道我们外地同学听不懂上海话,可是他们坚持用上海话沟通,这也是他们意识中认为上海话的地位(上海的地位)比较高,他们通过语言的选择来表明自己的身份认同。而同样,我也有我的陕北老乡,除了私下会用陕北话沟通,有其他同学在的时候我们根本不可能用陕北话沟通,有时候朋友让我说两句陕北方言玩玩,我都憋着半天说不出来。

两种不同语言同理,哪种语言的社会地位高,小朋友更喜欢使用哪一种。在美国我遇见很多这样的场景,公共场合里爸妈明明是用中文说话,小孩儿却用英文作答,孩子明明会说中文却用这样的别扭方式和父母沟通。他们潜意识里认为说英文才是主流才洋气,想要通过语言的使用表明自己的身份----我是美国人。我也见过很多华人二代觉得自己父母的英文口音太重,甚至反对他们说英文,似乎父母的chinglish给他们丢了多大的面子似的。


答友:不是孩子喜不喜歡其中一種語言
而是環境讓孩子主動去使用一種語言
『環境』


答友:哪种语言这孩子用的多就更喜欢说其中某一种


答友:有个朋友在瑞典定居,先生了儿子,放在国内两年,然后再带到瑞典,上学都还好,但是性格方面有点内向,语言方面中文挺顺畅的。后来又生了女儿,一直都是在瑞典,从一岁开始放在托儿所,回家父母说汉语,结果小女儿愣是一直不说话,能听懂老师和爸妈的话,就是自己不说,憋到三岁多,突然爆发,瑞典语巨流畅,汉语也还行,但是说汉语时背后的语法逻辑是瑞典语的。。。


答友:语言这个东西,这个主要看的是你的生活环境吧。比如你是个翻译,你会国语和英语,你如果常年的国内,那你即使教会你的孩子英语,那他平时肯定还是用国语交流的,因为他身边的朋友可都是中国人嘛!反之国外也是这个情况,但是有的国家是例外的,比如新加坡的人基本就是双语的,这个是由当地的生活环境决定的!!


答友:在广东,特别是在说粤语的地区中,特别是在深圳,从小长大的环境就是粤语跟普通话各占50%。
来坐趟地铁就知道了,普通话,粤语,英语,三语连播!!

至于题主的问题,个人并没有倾向于喜欢哪一种。


答友:其实部分中国人都成长在双语环境里,方言+普通话,虽然都是用汉字,但是很多方言词汇是没有对应汉字或遗失对应的汉字的,而且方言的语法结构跟普通话也是有差别的。不过赞同哪个语言强势小孩子就会倾向哪个语言。由于我小时候的社交环境通常是在学校,所以我普通话是我常用的语言。有一个现象是,把普通话(强势的语言)的词汇代入到方言里,譬如小时候都叫“日头”后来变成了“太阳”


答友:有个老师的朋友的孩子,是中国希腊混血。爸爸说希腊语,妈妈说汉语。那个孩子据说听得懂每句汉语,但只说希腊语。


答友:澳洲同学为华裔,家庭内部说粤语,对外英语,普通话也是随着粤语学,感觉都不错…
中日混血的同学中文和日语一般都挺溜的,碰到中国同学一般也爱说日语…
还有个混血同学因为外婆不会普通话所以硬是学会了上海话…不会普通话…
对于国内大部分方言区的孩子,比如我,我妈妈说小时候在家里只说闽南话,而我爸来自另一个方言区,因为逆反心理一直没有去学父亲的母语(后悔)…上课小学家里就带来一股普通话风了(真是讨厌)…
离题了…


答友:不知道方言算不算?会好几种方言,和不同的人说不同的方言


答友:我爸母语粤语,我妈普通话。广州人。小时候我爸不知脑子抽什么风,只跟我说国语,奇葩的是跟我妈反而说粤语。小时候说不好粤语(理解没问题),上学后神烦,甚至有点自卑,从此便扎下了粤语地位第一的根基。后来高中的时候狠下决心,硬是把粤语发音给掰回来了。幸好。

其实我也觉得这个跟环境下强势与否有关系,跟学过与否的关系都不太大。君不见文艺青年一窝蜂涌去学法语德语,就是这个理儿


答友:基本没有环境条件基本相等的情况,即使是双语的新加坡


答友:我是少数民族,家里父母通常是几种语言混着说的,而我只说汉语。一直以为我对少数民族语言懂得不多直到见到了哈萨克室友,发现能听懂她们的悄悄话。而我们民族的语言我能听懂的非常少远不如哈萨克语。
我哥哥比我懂更多少数民族语言,因为他是爱交际的人,而我则沉默寡言,学会一种语言实属不易。


折一柄桃枝,赠予谁作者/倚窗听雨 编辑/喜好喜好 三月桃花,浪漫而富有诗意。选择一个春色明媚的上午,约上自己想约、想见的人,一起去桃花盛开的地方沐浴芳香。——文/倚窗听雨 《诗经》云:“桃之夭夭,灼灼其华”。每到春天,轻盈的花朵染上妩媚的粉色,给春天带来一袭华丽的盛装。三月花开,四月花繁。此时正是桃花迎着初春的微风,渐渐盛开的时

折一柄桃枝,赠予谁作者/倚窗听雨 编辑/喜好喜好 三月桃花,浪漫而富有诗意。选择一个春色明媚的上午,约上自己想约、想见的人,一起去桃花盛开的地方沐浴芳香。——文/倚窗听雨 《诗经》云:“桃之夭夭,灼灼其华”。每到春天,轻盈的花朵染上妩媚的粉色,给春天带来一袭华丽的盛装。三月花开,四月花繁。此时正是桃花迎着初春的微风,渐渐盛开的时



不存在相应的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