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hy >

六神磊磊:我看金庸如黄裳,茫然蓄力前半生

文章发布时间:2015/5/26 9:36:56 来源:



爆笑经典流行语大全,笑翻了的语句求职时推销自己的四招指尖痛的警示奥数教育专家的孩子为何不学奥数更有成就你流着口水看完的春节美食~美味鲜香鱼肉篇(一)

《清东陵探秘》(全是精华)家居/装修【空间站】7国内的历史学研究生专业(中国近代史方向)主要学什么内容?每日三餐02.17【厨屋飘香】凉拌马齿苋别让生活的压力挤走快乐当50后遇上90后(54手枪vs92手枪)叶天士临证指南医案@婴儿先髋如何治疗?重庆和成都哪边专业一些?费用大概多少?谢谢?人生需要“归零”勇气可以在瓷板上面铺塑胶地板么?情人节的浪漫感人话语老余的重庆小面妙语(264)美国人拍摄的30年前的中国:穷并快乐着 !古代的科举考试都考哪些内容震惊!==农村孕妇生孩子的全程纪录图片(组图)两种老公两种人生★〓★好男人是一家之主好女人是一家之魂★〓★房地产销售武功秘籍—九阴真经穷养儿子富养女真正的内涵水滴的艺术【绝色美图】《千古才情万古对》之李东阳首创无情对如何做到一边增肌一边减脂?化学常见题型解析

提高笔记本wifi稳定性的小技巧(图文解析)魏碑书法精品《龙门二十品》鏂版蹇佃嫳璇娉曡鲸鏋?涓?化学常见题型解析


文/六神磊磊 :


有的人的人生经历,可以分为鲜明的前半生和后半生。金庸大概就是一位。

老爷子的前半生,从不曾立志当一个写打打杀杀故事的人。在他的小说里,最像他自己的人物,是后半生才蓦然发觉人生归属的黄裳——直至中年之后,作为报人的他才开始意识到:自己居然有可能会成为一个小说家,并且是武侠小说家。

由于老爷子的履历,以及在小说中展现出的诸多才能,至到今天,人们仍在兴致盎然地为他设计着许多人生可能——如果不写小说,他本来可以是一个成功的职业新闻人、一个“国学家”、一个官员、一个外交家……

人们往往会倾向于觉得,武侠小说对于他,不过是陆海潘江中的几勺水,随手舀出来,就成了煌煌十四部书,剩下的才情还不知道还有多少。

但事实上,就像江湖中人不必被鸠摩智所演示的“少林七十二绝技”吓住一样,我们也不必为老先生的小无相功所迷惑。他在书中演练的琴棋书画、国学佛学、人情世故,大致都像是鸠摩智的拈花指和多罗叶指,只有附加在了小说上,才恰好最大限度地焕发了光彩。

老爷子读的书,不少也不多——所谓“不少”,乃是说已达到了肇建一个独立世界所需的基本元素的总量,而不致被普罗大众所看穿;所谓的“不多”,则是个相对的概念,就比如《倚天屠龙记》里,和杨逍相比,范遥和空智所会的武功就“不多”,事实上两人一个是“七十二绝技得其十一”,一个是“自负于天下武学无所不窥”,在绝对数量上仍然是多的。

“读书不多”在这里是个褒义词。如果金庸读书再多一点、知识再系统一点,甚至从小就经过经史典籍的严格训练,他或许能把《袁崇焕评传》写好,但小说的精彩程度恐怕要大打折扣。扫地僧说的所谓的“知见障”和“武学障”,大致就是这个意思吧。

同理,他的诗词不太好,做一流诗人是远不够的,但在小说里,却足以写出“盈盈红烛三生约,霍霍青霜万里行”“红颜弹指老,刹那芳华”这样的回目词,足以应付出一个“桃花影落飞神剑”这样的对联,足以在合适的故事场景中让角色吟出最合适的诗词,例如让樵夫和黄蓉唱“青山相待、白云相爱”,让郭靖吟出“艰难奋长戟、万古用一夫”,这就够了。

他的琴棋书画不太好,聂卫平所谓“香港知名人士中第一”的评语多半也是达不到的,但却已足够支撑他想象出珍珑棋局,写出苏星河、段延庆、鸠摩智这样风度各异的大棋士来;他也坦承自己的书法一般,专门做书家也是远不够的,然而用来题武侠小说的封面,则又气象大不一样,例如“射雕英雄传”五字,题得颇有剑戟森严、长江大河的味儿。

说到人情练达,老爷子在书里写过一些极其出色的政客循吏,例如《鹿鼎记》里的慕天颜,可谓是识时务、知变通、明深浅、善言辞的典型,让我们往往产生“金庸如果涉足政坛,也有一番大作为”之感。但慕天颜那从心所欲的境界,大概是金庸达不到的。看看老爷子当报人的经历,颇有点外圆内方的意思,不然何以在越来越左的老东家要呆不下去,后来又与人发生了如此多的关于是非立场的争辩。

老爷子假如从政,脸皮稍嫌薄了,读的书则又嫌太多了。数十年无数浪涛之中,一位口拙而心倔的查良镛,让我感觉要么会是个《鹿鼎记》里像李力世般存在感很弱、跟在大哥背后抗争一番而灰心作罢的人物,要么是个《笑傲江湖》里黄钟公之类的主动靠边站、却欲求中立而不可得的角色,大概早不知被政治的拍惊涛骇浪拍到了哪里。


老爷子所有一切散碎的能力和学问,单拿出来都是不好用的,甚至于在最核心的剧作技巧方面,他都从来不曾成为一个第一流的编剧。

但把这一些散碎能力黏合在一起的,是他足够天马行空的想象力,足够好的对中文的天赋和感觉,足够充沛的对“侠”的情怀和眷爱。就像张无忌拥有了“乾坤大挪移”,蓦地使得他武当派的底子、谢逊灌输的杂学、九阳神功的内力等乱七八糟的东西都融会贯通,成为一代大家。

冒犯地说,老爷子本人从来勘不破“名”字,但却真心向往美好人格,想象出了黄药师之傲岸、洪七公之放达、周伯通之率真,乃至莫大先生之落拓疏狂;他的诗词不如梁羽生,但却能取出诸如“花开并蒂”“兰花拂穴手”这样我们深爱的招式和武功名;他文史知识不足为大师,但放在小说里装点人物、铺陈情节、忽悠你我,又是何等的足够又足够。

金庸如黄裳,整个前半生都在为命中注定的一个目标而蓄力,自己却茫然不觉;直至《万寿道藏》稀里糊涂编罢,猛然发现绝世武功已经上身,这才顿悟了上天的使命,并欣然接受之,从此“九阴”出世间,江湖风云变。

小说之于他,并不是人们想象中的“汪洋中的一勺水”,而是完全激发了他能力的一锅好汤,把他胸中所学的全部边角料都激发了出来,都炖入了味,炖得汪洋纵恣、风生水起。

老爷子何幸生于武侠兴盛的年代,又何幸找到了武侠小说这个行当;而我们这些爱他的小说的人,又更是何幸他没有去做政客和学问家。每每低头读他的传记,再抬头看看架上的金氏全集,总觉得自己幸运不已。

——————————


 


姝﹀綋涔﹁嫅娆㈣繋鎮?/font>

姝﹀綋涔﹁嫅娆㈣繋鎮?/font>



广告专栏

不存在相应的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