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hy >

林彪事件完整调查28

文章发布时间:2015/5/26 17:20:33 来源:



如果我只有两天时间在福州,吃什么?(15.2.8)安眠药有副作用吃还是不吃?中餐馆生意经对普通国人,婴幼儿外语,少儿外语到底有无用处?好心态与好心情

批露李天一有罪的法庭证据给生命留下一点空白!【名家名作】国画大师黄宾虹山水画大全⑥新生儿生病的12个征兆十二将神所主歌1(1)[转载]转载:八字命理问答1美国【超级插班生】国语《梅花易术》中的外应启蒙数学与应用数学专业--2012年本科386所中国大学分专业排名人世间最精辟的名言警句(三七七)奥地利经典剧情电影《复仇》[中字完整版]儿媳与公公领结婚证被疑为多分拆迁款最美的吟唱、最销魂的音乐(6CD)不动声色的美丽只打一个月的工,拿的到工资吗?未满18岁去打工需要什么证件吗?不要过打折生活跟象棋大师学下棋(3)中局战术海外假代购惯用伎俩大扒皮!趣味语文:妙改名联58同城类似的信息分布网站怎么建设?本人现在还是菜鸟,什么都不懂。求指导?KnitScene2013----冬装和配饰高中化学一轮复习重点知识点必备大汇总【学好化学必备】六字成语大全*相约在三月美国战争剧情片《绝望杀神》高清经常读读可以让自己明心静气

THK HSR25LB1SS+220L

THK HSR25LB1SS+220L

 

[中国达人秀]断臂钢琴师刘伟京味烧麦甜美艳娇新娘经常读读可以让自己明心静气

林彪事件完整调查    28 - 惜薪司 - 惜薪司博客
 

许世友和韩先楚“失踪”了 

    毛泽东在湖南长沙时,就叫汪东兴提前通知南京军区司令员许世友和福州军区司令员韩先楚到南昌来。8月31日17点,汪东兴向许世友、韩先楚传达毛泽东在湖北、湖南的谈话内容。21点,毛泽东到达南昌,说既然车停好了,许世友也刚来不久,那就干脆在火车上谈吧。22点多,毛泽东与程世清、许世友、韩先楚等开始第一次谈话。

    毛泽东开门见山讲党的历史,十次路线斗争都是要分裂党,但没有分裂成。毛泽东对许世友说,长征路上,张国焘搞分裂,成立伪中央,你是清楚的。许世友赶快声明,伪中央没有我,有陈昌浩等人。毛泽东摆摆手,表示并没有把许世友划到张国焘一伙中去。接着毛泽东谈了陈独秀搞分裂,又说到去年的庐山会议。毛泽东说,许世友同志啊,你与上海、浙江的关系有些紧张,有些问题呀?许世友马上说,我与上海(张春桥)关系比较好,“文化大革命”开始后,张春桥一直保我,一直为我说话,并且有我的大字报时,他还派人去覆盖。毛泽东说,覆盖不对。不应该覆盖嘛,让人家去看嘛,有什么关系呢?许世友又补充说,我与王洪文的关系也比较好。

    当然,连坐在一边的汪东兴都听出来了,许世友说的并不是心里话,他恨死了张春桥。但在那种时候,他不这样说又怎样说呢?毛泽东说,你这个许世友呀,应该高抬贵手,刀下留人。汪东兴注意到,许世友听到“刀下留人”,非常紧张。许世友连忙说,哎哟,我和浙江南萍(浙江省革委会主任、省军区政委)的关系请中央派人来调查。浙江问题给毛泽东的印象很深,1969年1月8日至29日,中共中央在北京召开关于解决浙江问题的会议(1月4日周恩来与许世友商定先解决浙江问题),包括许世友在内的南京军区、浙江省革命委员会、浙江省军区等10位领导干部参加(名单由许世友拟定,并由周恩来报毛泽东批准)。毛泽东要双方多做自我批评,不要批评对方。如今两年多过去了,浙江的武斗仍没有停止。毛泽东问许世友,据说舟山的问题到现在还没有解决。你这个司令员有没有责任呀?那样搞武斗,南萍有责任,但全都是南萍的责任吗?

    毛泽东转身与韩先楚又说了几句,韩先楚的情绪比较轻松。毛泽东说缔造人民解放军、领导我们军队的人,能缔造、能领导,就不能指挥吗?他们把缔造和指挥分开,难道缔造者就不能指挥吗?这是不对的。缔造者、领导者也不是少数人,也不是我毛泽东一个,也不是你林彪一个,我们党内还有很多同志是领导兵暴的、领导军队的,朱德、周恩来、贺龙、刘伯承、叶挺,这么多人发动的南昌起义,他们就不能指挥了吗?张国焘在长征路上搞政变,他也是缔造者、指挥者。但是,他指挥军队搞分裂,拿军队作为本钱来搞分裂,那就不好了。毛泽东对许世友说,你们和张国焘是一个部队的,你们要接受这个教训。

    毛泽东屡屡提到张国焘,又提到“缔造”“指挥”,实在让许世友心中不安。他转移了话题,说主席呀,有“516”分子怎么办呢?毛泽东说,怎么又谈到“516”啦?许世友说,“516”在南京相当厉害。文凤来是“516”分子,这个人到上海,要毒害毛主席。毛泽东问,毒害我的事,你们查清楚了没有呀?许世友没有回答。这件事,你们要查清楚,不忙做结论。接着毛泽东问许世友,你们南京军区不是有一个有名的王林鲍(王必成,南京军区副司令员;林维先,南京军区副司令员兼参谋长;鲍先志,南京军区副政委)吗?还有别的人,他们都是造反派吗?许世友说,他们都是造杜平(南京军区政委)的反。毛泽东问,他们为什么不造你的反?许世友说,不,他们不造我的反。毛泽东说,你这个地方缺少一个“宰相”。“宰相”很重要啊,我准备另找一个政委帮帮你的忙。谈话进行了一个半小时,零点了,毛泽东要汪东兴组织许世友他们先座谈一下。

    许世友穿白汗衫和绿军裤,脚上穿一双用麻绳布条编织的凉鞋,鞋面还缀着一个红穗子。望着许世友的装束,毛泽东突然问,现在还打猎不打了?许世友毫不犹豫地说打!毛泽东哈哈大笑。

    许世友和韩先楚都是“打猎迷”,两位好朋友难得碰到一起(许世友最佩服韩先楚,说老韩的胆子比鸡蛋大)。9月1日下午开完座谈会,他们就高高兴兴打猎去了。第二天早上,许世友又扛着猎枪到机场附近的草滩打野兔子。

  年事已高的毛泽东本来就带着病,加上连日的奔波和谈话,加重了感冒,下午体温38度多,晚上卧床休息。9月2日上午8点,毛泽东起了床,说“我们要走了,怎么办?”汪东兴说:“您看呢?”毛泽东说:“还是见他们一下吧。”

    汪东兴马上通知许世友、韩先楚等,可是怎么也找不到他们了。汪东兴急得够呛,心想这下糟糕了。半个小时后,才摸到他们的行踪。好在跑得不远,马上派人把他们叫了回来。

    这一次谈话时间不长,只有40分钟。毛泽东说:“今天我要走了,汪东兴向你们传达了我在路上的谈话,你们也谈了谈。昨天座谈得怎么样?有什么新的意见没有?”

    韩先楚没有“包袱”,抢先说:“我在座谈会上说,要听毛主席的,九届二中全会我们大家都起了哄,我们犯了错误,我们做自我批评,请主席放心。”

    许世友请示:“主席,您到浙江找不找我们解决这个问题(与南萍的矛盾)?”

    毛泽东说:“不谈这个问题,到浙江不谈这个问题啦!”

    许世友问:“那我回去吗?”

    毛泽东说:“你回南京去吧,下午我也走了。”(参见汪东兴《毛泽东与林彪反革命集团的斗争》,当代中国出版社199711月第一版,142-150页)

 

南昌,似乎是毛泽东南巡的一个转折点 

    8月31日21点,专列离开长沙,调头东南,朝江西省会南昌开进。毛泽东在南昌的住处是市郊山坡的一栋别墅式建筑,距市区约有十余里。1962年毛泽东南巡时在这里住过。程世清(江西省负责人)向汪东兴报告周宇驰带来一辆水陆两用汽车,让南昌仿照,第二次来又用飞机拉走了。据总政保卫部侦察和汪东兴证实,确有此事,但汪东兴说,不过程世清说了些什么,我不清楚,我让他直接向毛主席报告。9月1日、2日,程世清两次单独向毛泽东汇报。

    据程世清交代,他向毛泽东报告的主要内容是:

   (1)8月24日零点,庐山会议期间,吴法宪打电话要我去汇报华东组的讨论情况,并带我到叶群那里。我把叶群谈的问题报告毛主席。我还说,“四大将”一定是有什么把柄被叶群抓住,先把“四大将”的问题弄清楚,叶群的问题就搞清了;

    (2)7月周宇驰曾两次到南昌,并运来一辆水陆两用汽车,要江西仿制。7月底再来时很神秘、鬼祟,把改装的水陆汽车很快用飞机运走,我怀疑他们要逃跑;

    (3)林豆豆几次来江西,对我说,你见到主席也说说,叶群好多事包括到政治局开会,瞒着首长(林彪),林立果也不知道在下边干些什么,林豆豆还要我少与林家接触。从林豆豆的言谈中,可以看出她与家人有矛盾;

    (4)在延安党校时就有传说,叶群是特务。也有人怀疑,林彪的病是叶群搞的。林彪这么多年脱离实际,形而上学的东西很多,比如在部队搞“四好”、“五好”,闹的矛盾很多,相互不团结,事故很多,副作用大。

这个汇报引起毛泽东的注意。张耀祠回忆:听完后,毛主席略有所思,把眼睛眯成了一条线,远眺窗外,没有讲一句话。以后毛泽东让程世清写一个调查报告,并说这些问题非常重要,将来只准报告总理,别人不能讲。(参见《张耀祠回忆毛泽东》,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969月第一版,104-105页)

    从“九大”把林彪树为接班人以后,毛泽东就对林彪存有很大的戒心。是不是与苏联说中国“军阀官僚体制”有关?中央委员会与政治局中军人多,毛泽东又不放心了。毛泽东南巡到杭州时说,过去我就讲过,一个主要倾向,掩盖着另一个主要倾向,谁知“三支两军”掩盖着一个庐山会议的主要的倾向。(参见汪东兴《毛泽东与林彪反革命集团的斗争》,当代中国出版社199711月第一版,154页)九届二中全会摊了牌,那一伙“枪杆子”难免“狗急跳墙”。毛泽东认为这在我们党的历史上,特别是在新中国历史上,是前所未有的情况。因而毛泽东一路上处处提防,警觉性极高。

    陈长江回忆:九一三事件前,一向开朗的毛主席有一段时间不知为何陷入了苦闷和抑郁之中,显得很是沉重。不知他是发现了什么不好的征候,还是预感到什么不祥的事件,他经常神情沮丧,忧心忡忡,心绪不宁,很少能看到他的笑容,也难以听到他那充满自信和富有表现力的风趣而诙谐的话语。连着几天,他进食很少,更为突出的是他无论如何也睡不着觉。有一天,天将破晓,毛主席睡不着,出来散步,我像往常一样,急忙跟在他身后随着他往前走。到了门口,毛主席看到了门卫哨兵,问我,长江,你们哨兵带枪和子弹没有?我不由一惊,以往毛主席可不是这个样子啊!我们知道,毛主席一向不喜欢警卫布置上那种荷枪实弹,戒备森严,摆架子,抖威风的做法。为使警卫形式缓和,警卫分队不仅人数尽可能要少,哨兵大都身着便装,不带明枪,当然短枪是有的了。毛主席面前的这个便衣哨兵,两手空空,就像一个无所事事的闲人,熟悉情况的毛主席一眼望去,便知道他是一位地地道道的警卫战士。毛主席对在他附近执行任务的许多警卫战士,一见面就能直呼出名字,甚至谁上哪一班哨,他的老家在哪里,家里有些什么人,日子过得怎么样……也能说出来。可是对于执行警卫任务的哨兵带不带子弹,在我的印象中他很少在意,更没有问过,因为他对自己的安全可以说从来没有过什么担心,他对警卫战士的忠诚和能力,也是完全相信的。在人心向背与武器装备之间,他更相信前者的威力,却不大计较后者的作用。我这人说话很简单,但今天对毛主席关心的这个问题倒多说了几句。我说不仅带了手枪,还带了冲锋枪和机关枪呢,每个人都是长短枪,子弹也带了很多,敌人来个一两百,能对付得了!毛主席听了,满意地点了点头,有坏人,要提高警惕……他没再往下说,沿着院里的林荫小道一步一步慢慢地走着

陈长江回忆:南巡前,汪东兴和张耀祠向我布置了毛主席外出的警卫任务,要我们迅速做好准备。他们特别强调,去年的庐山会议,问题并没有解决,现在情况更趋复杂。有些地方还在真枪实弹地武斗,铁路沿线的治安也不好,随行分队要有随时投入战斗的充分准备。并交代了这次可能遇到的各种情况,以及对这些情况的处置原则和方法,还有注意事项等等。毛主席每次外出巡视,我都随同前往。警卫分队刚开始十几人,几十人,最多时一百几十号人。主要是在住处值班,接送内外宾客。另一项工作,也是老任务了,外出随行。警卫人员都是根据上级的指示和外出的时间、路线和到达的地点等有关情况,制定出实施方案和计划。它包括警卫部队的人员组成,带多少人,需要准备的物资和装备,部队按什么样的顺序,编成怎样的队形,以及中途停留、驻地布置的兵力组织…… 张耀祠对我说,这次不是新任务,你们也不是第一次外出,但这一次确有许多新情况,可能遇到许多麻烦、困难和危险,很可能是前所未有的,一点也不能大意……

    就在此间的一天,毛主席在游泳池院里散步,我习惯地跟在他的身后,和他走在了一起。毛主席情绪深沉地说,军队闹的厉害,有的不听指挥,要进行改组。我很不理解,在毛主席面前,我一向有什么说什么,也没有什么顾虑,我说,主席,人民解放军的干部战士,没有一个不听你指挥。毛主席说,你不了解情况,不知道啊!他没有进一步讲。我呢,不好细问。想来汪、张两位主任所以把这次外出讲得那么严重,自然和这种情况有关。因此,我们准备外出的动员、组织工作,十分仔细认真。我也把毛主席最近一个时期以来谈话的一些内容告诉大家。还传达了毛主席批评叶群。对我们、对战士来说,这些话似懂非懂,但因为是毛主席讲的,领导传达的,因而我们坚信他是正确的。党内领导层存在矛盾和斗争,通常情况下我们是不知道的,现在毛主席讲出来了,传达下来了,这足以说明情况的严重性、紧迫性。我们部队一向以热爱党中央、热爱毛主席教育部队,因而一动员,就鼓起了大家不惜以鲜血和生命做好警卫工作、保卫毛主席安全的决心。

    过去随毛主席外出,他总嫌人多,每次都有极严格的限制,但1967年去武汉,特别提出多去一些人。根据这一意图,我从中队挑选了120余人,大多数是有经验的干部,我带40多人上主车。在武器的配备方面也有意识加强,做到了枪要够,子弹要足,同时给部队配发了手榴弹、小铁锹和十字镐等野战作业方面的器械,做了随时可以投入战斗的准备。对应付可能遇到的不测也制定了预案,多了几手准备。三个专列,前车,主车和尾车,保证主车的两节车厢,进退自如。(参见陈长江、赵桂来著《毛泽东最后十年——警卫队长的回忆》,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9812月第一版,142-162页)

专列的行踪十分机密,但也不是没有遇到危险。

    王爱梅(专列列车员)回忆:1961年中央在广州开会,专列停在白云机场专用线,不知哪个环节泄密。那天我们正搞车厢卫生,突然车厢外面响起机枪声,炮声,火光冲天,我们都惊呆了。正不知所措,专列在没有任何通知的情况开动了。我们赶快各自跑回车厢,拉下总闸,关闭车内所有的灯光,锁好车门,拉好窗帘。我来回检查车厢,发现没来得及撤掉的电话线扯断后一头挂在车窗外,赶紧拉回车厢。从漆黑的车厢往外看,天空硝烟滚滚,火光一片,专列飞快地驶出枪林弹雨,转入另一条僻静的专用线。第二天,专列开回白云机场专用线,做出专列要撤出广州的架式,随即开来一串汽车,汽车上下来很多年轻人,每人提着一个大皮箱和一个手风琴箱,原来是八三四一部队的战士,箱里装的是武器。毛主席的灰色“吉姆”车也来了,装上了车,列车又转入另一条安全的专用线停留。事后才知,白云机场上空有敌机侦察这一带地形,我方用机枪和高射炮猛烈射击。(李静主编《实话实说丰泽园》中国青年出版社20006月第一版,181页)

    陈长江回忆:要时刻准备投入战斗,我们对所属人员进行了编组部署,区分各自的任务,指定各部位的指挥员,规定联络方式和信号,使前后左右有机地协调配合,相互策应支持,形成一个完整的战斗整体。以前我们随毛主席外出,主要是值勤站岗,很少或没有搞过军事训练,这一次却不同,不但加强了这方面的内容,而且还在驻地的一些重要部位,构筑了简单的工事,对付突发变故的准备也比较具体。这在我随毛主席多次外出中应该说是绝无仅有的一次。(参见陈长江、赵桂来著《毛泽东最后十年——警卫队长的回忆》,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9812月第一版,142-162页)

    一路上,毛泽东反复说,进城那时,我管打仗,也管军队。朝鲜战争人家打胜了,我就没有管了,要人家去管。军队开始是聂荣臻管的,以后是彭德怀管,后头是林彪管,但他身体不好,也管不了那么多,罗瑞卿、杨成武也不听他的,我帮忙也不够。现在的几位大将(黄吴李邱),我也不熟悉,不了解,同他们单独谈得不多,集体谈得也不多。黄永胜现在思想状况怎样,也不清楚。过去我没有管,现在我要管军队的事,我不相信军队要造反。(参见汪东兴《毛泽东与林彪反革命集团的斗争》,当代中国出版社199711月第一版,155-156页)   126


人生之路总要有另外一个人的陪伴才能够完整。但是如何开始和维持一段完美的二人关系却一直都是让很多人困扰的难题。在情人节即将到来之际,我们就为各位分享出33位情感达人给出的智慧爱情箴言,他们给的建议或有趣、或实际、或智慧,相信这些宝贵的人生智慧一定能够增进你和爱人间的亲密和谐,下面,就让我们一起来看看吧。实用建议:1. “如果你错了就立刻承认,而如果你是对的就闭嘴别再说了”。2. “不管是想要在一起还

人生之路总要有另外一个人的陪伴才能够完整。但是如何开始和维持一段完美的二人关系却一直都是让很多人困扰的难题。在情人节即将到来之际,我们就为各位分享出33位情感达人给出的智慧爱情箴言,他们给的建议或有趣、或实际、或智慧,相信这些宝贵的人生智慧一定能够增进你和爱人间的亲密和谐,下面,就让我们一起来看看吧。实用建议:1. “如果你错了就立刻承认,而如果你是对的就闭嘴别再说了”。2. “不管是想要在一起还



广告专栏

不存在相应的目录